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安定 > 凯翼汽车“众包”和维基百科

凯翼汽车“众包”和维基百科

4月20日,奇瑞控股副总经理兼凯翼汽车总经理郑兆瑞来我家看望。2014年,年轻的郑兆瑞受命另立门户,开创奇瑞旗下一个新品牌,以新,轻,精,智,盈的新思路起步,把新品牌凯翼做得有声有色。我们谈起即将在北京车展亮相的凯翼首款新车,他的“众包”开发新模式正被业界和年轻消费者所关注。

李安定:凯翼和一个陌生的新名词捆绑在一起,什么是“众包”?凯翼的“众包”是如何运作的?

郑兆瑞:众包的概念出自美国人,就是进入大众参与。我们知道,全世界的各种百科全书过去都是由一个专家团队编写,但是现在风靡世界的维基百科的词条便是由世界各地的人共同来提供,一条条攒起来,这就是“众包”。目前凯翼的“众包”起步于造型和内饰方面。

另一个灵感是我们借鉴了中国好声音的模式,提供平台,让草根去表演,让专业的导师去指导,令其专业化,从而从草根变成一个音乐人。

过去十多年自主品牌做汽车造型设计,许多是找意大利或德国的设计大师。但在很多大师的作品,未必是中国消费者喜欢的。我认为消费者真正喜欢的一定是自己选择的。

凯翼是一个年轻的品牌,没有包袱,我们的设计为什么不能走一条全新的套路。我们首先设定新车造型的命题,明确了SUV车型、车型尺寸、前脸DNA等要素,之后在互联网上将命题抛出去。当然中间有一个拦路虎,能画和设计汽车的人很少,所以我们找了100多位汽车专业的学生,组成独立汽车设计师和设计基本团队,以保证产品能落地。实际上,这次“众包”反响激烈,最后有1600万人次,420个终端参加,上传了107幅设计草图。

专业汽车设计师对设计草图进行落地的评价和指导,最终确定54幅可制造的效果图。网友在设计过程中进行犀利的点评和建议,历时一年,经过3轮票选,诞生了将来被转化为生产的作品。这次北京车展就是将第一名的作品带来经受最后一次消费者检验,将在2018年量产车上市。

现在是众包内饰和造型,但是未来凯翼汽车还会再延伸到智能互联技术等领域。

李安定:“众包”对于汽车行业来说还是全新的尝试,你们采用这样的模式,是否意味着理念和设计流程也要发生一些改变?

郑兆瑞:不但是改变,甚至是众多传统理念受到冲击。要做“众包”,就需要去中介化、去中心化、去中庸化。

过去研发一款车,是研究院或规划院下一个新车设计指令。销售找咨询公司作中介,咨询公司找一些特定的用户来做偏好的咨询。过程中,咨询公司还会顺应领导的意思对车型进行设计。这次我们去中介化,工厂直接面对用户去选择。

什么是去中心化。过去是领导拍板,下面把图画好了,请领导定夺。但是领导的年纪与年轻的潜在消费者存在较大的差距,眼光和喜好完全不一样。例如我在最后一次投票时,是将票投给第二名的作品,但消费者都投给第一名的作品。看来我还是有中心化思维,总觉得不放心,于是找了50个90后大学生来确定。结果大学生也都选择了第一名的作品。所以去中心化让我改变,尊重用户真正的需求。

再说去中庸化,过去国际大师设计十幅作品,两幅给合资,两幅再给其他人,自主产品恐怕排在后面了但剩下的设计就很中庸了,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草根设计,草根的力量实现更多创新。

李安定: “众包”出来的产品,能达到一款在今天市场上脱颖而出的水平吗?

郑兆瑞:我们的产品要达到三个诉求:可靠的质量、智能互联与动感时尚的造型和内饰。

质量是消费者的硬性要求,凯翼是个新品牌,但产品的底盘、动力总成、核心零配件全部选择奇瑞成熟的体系,所以能够做出质量可靠的产品;在智能互联技术方面,由于目前国内外都还没有标准,所以我们认为自己还有机会。要实现领先的智能互联技术,依靠供应来实现很难,所以我们自己成立了智能科技研究院,同时与富士康、科大讯飞、东软等做语音、屏幕、软件、后台服等供应商一道合作。

现在智能互联的概念非常多,但我们认为,手机上能完成的,就没有必要复制到车上。我们将重点解决与车有关的需求。首先是驾驶的问题,车道偏离、前后预警、全景泊车等原来只在上百万元豪华品牌装配的智能技术,应用于十万元上下的普通量产车型上。此外是与汽车生活服务相关的,导航要实现车机互联,同时开发智能洗车、加油等生活和服务的APP。

至于造型和内饰,则可以依靠“众包”来激发活力。

(作者:李安定 系新华社高级记者 网通社社长)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