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安定 > 戴雷离职揭秘,挑战汽车创新梦想

戴雷离职揭秘,挑战汽车创新梦想

本期《安定独家》,我关注即将离开东风英菲尼迪和英菲尼迪中国的总经理戴雷博士。

车企高管离职投身IT业造车,眼下是个热门话题。尤其精通中文的戴雷博士,不但有长期效力宝马的经历,更在近三年掌门英菲尼迪中国和合资企业,把一个原本不大响亮的豪华品牌作得风生水起。即使在今天,戴雷博士依然对英菲尼迪充满眷恋。然而不惑之年的他,更渴望一次人生的挑战,一次事业上追求创新的转型。

春节前,在北京嘉里中心咖啡厅,戴雷博士邀我和《三联生活周刊》主笔李三一叙,谈起他此次人生转折的来龙去脉。我留下的印象是,戴雷此次换岗深思熟虑,十分靠谱!他并非去给IT业“颠覆汽车”的臆想推波助澜。而是作一次汽车和IT业嫁接创新,寻找两个产业新机会的梦想。

1

从IT业入手的造车设想,由腾讯、富士康和河南一家上市经销商和谐汽车组成的和谐富腾公司一年前和戴雷开始接触。作为一位豪华品牌汽车的高管,他此前并不认同IT业颠覆传统汽车业的说法。在他看来,全球汽车行业有100年的历史,有着独特的模式和规律,近30年来几乎没有新企业真正成功的案例。于是他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给他们提出建议:造车的难度和IT不同,如果真的想做成这个事情,一定要找全球级的研发团队、工程师团队,而且在中国还不一定能找到,需要全球去看。不只是招一个人,可能需要几个核心人才相互协同。

事情就这样放下了,尽管近一年不断有戴雷博士要离开英菲的传言。正式的决定是去年12月,戴雷再次见到富士康的郭台铭和腾讯的马化腾之后才作出的。真正打动戴雷的是两个方面:

首先,我感觉他们不是作秀玩概念,也不只是为了圈钱,而是真心想做这样的一个创新的产品。戴雷如此判断。富士康的规模很大,原来只是代工,现在正想变形为一个高科技的公司,做创造真正价值的企业。而且富士康本身也是汽车供应商,完全知道造汽车的难度。而腾讯的马化腾也说是从战略意义看待这件事的。他说过很多次,现在互联网的终端是智能手机,但是下一个终端很可能就是汽车,或者是下一代的创新型汽车。像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不学习并且进入汽车行业,可能会失去下一个重要机会。和谐是把这两方组合在一起。三方都觉得这是一个有梦想的事情。他们也完全了解造汽车的难度和需要的时间。尤其郭台铭明白,两年之内推出一个车是不可能的事情,研发、测试这种工作就是需要很长的时间,起码要四到五年。

第二个,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一年来,通过全球的猎头公司,和谐富腾找到一支一流的研发团队。尤其让戴雷动心的,是他原来在宝马的一位同事,中文名字叫毕福康,在宝马工作多年,最后担任宝马i8电动车的总项目负责人。他将在新项目中任CEO,做研发的整合工作。他非常有创业精神,因为i8当时在宝马也是突破常规的特别项目。现在团队已经有8到10个人是副总级别人才。总设计师,负责电池、负责自动驾驶、负责IT、负责底盘、负责生产的人基本上已经确定了。

2

和谐富腾的三个股东将投入十亿元人民币做一个基金,然后投资建立一个创新的公司造汽车,独立经营。几个股东一致认为要做一个国际化的豪华品牌。新的公司还没有名字,毕福康和戴雷将分别担任新公司的CEO与COO。

戴雷博士说,一开始,公司会从电动车做起,因为这样才有可能进入中国汽车行业。我们不希望用纯电动车的名字放在公司的名字里面,因为我们的核心是要创造一个创新的汽车,但是这个创新并非只是电动车。

公司以后大陆的总部设在深圳,因为腾讯和富士康的基地在深圳。新公司会在慕尼黑开设研发基地,基本上是为了第一款车的机械研发工作,另外IT包括自动驾驶等也是有必要的,因为资源全部在那里。还有几个地方要设立办事处,比如北京、台湾。富士康很多研发工作在台湾。新公司同时也会利用股东的资源,比如富士康有自己的电池工厂,有电池研发。腾讯也有许多资源能够利用起来。

3

问起戴雷博士的个人考虑。他说,从我个人事业发展想,这几年在宝马和英菲尼迪的经历,让我非常喜欢汽车行业,但是我并不会追求在一个全球总部做高管。这个行业没有创业的机会,不是我的事业梦想。在新企业中 ,我是职业经理人同时也是合伙人,虽然股份不多,但是我把它当做自己的事业。创造,是最吸引我的事情。当然,这对于我是一个挑战,并没有一定成功的把握。但是我必须尝试。

传统车企都非常强,但是90%的工程师都是机械工程师,不是IT的工程师,两者的研发的思路是不一样的。我认为这却可能是一个机会,就是做新的东西,比如自动驾驶可能带来机会。我并不认为五年内我们会开着没有方向盘的汽车,但是五年以后很多车可能在法律的允许之下可以有自动驾驶的模式,尽管不是百分之一百。现在可能只是一个概念,但是我觉得创新的公司能够积极往这个方向上去考虑。

推荐 4